資訊動態

NEWS CENTER

當前位置:首頁/資訊動態

《邱毅帶你懂船政》之六:閩安古鎮——見證海絲的戍臺文化活化石

【2019.09.28】

2019.9.27 八月廿九
福州●馬尾
閩安古鎮
是千年古鎮,也是沿海第一門戶
是唐宋時期入海的必經之地
更曾記載了錦繡繁華的千年歷史
閩安江畔
百舸爭流
舳艫千里

和臺灣一水之隔的福州,自三國以來,便是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保衛臺灣的重要指揮中心和軍事大本營。而位于福州市馬尾區 的閩安古鎮,早在公元893年,便是唐朝設立的巡檢司衙門的所在地,宋代列福建四大名鎮之首,元明清時沿襲為軍事與海上貿易重鎮。 這里,是千年來兵家必爭之地。

《邱毅帶你懂船政》是由中共福州市馬尾區委宣傳部、華人頭條共同合作,并邀請臺灣知名學者邱毅領銜共同打造的的一檔歷史 文化類專題節目。該專題節目第六集的特邀對話嘉賓是中國海軍史專家陳悅先生,邱毅教授和陳悅先生特地來到馬尾閩安古鎮,追溯一段 段可歌可泣的歷史,回顧昔日絢爛光環背后的軍事重鎮,探訪見證海絲的戍臺文化活化石。

閩安協臺衙門
烽火歲月中的賁育之勇

縱使時光飛逝,但走進馬尾閩安,仍舊可以看到清晰無比的時代痕跡,一幢幢舊時的城樓,森嚴戒備的衙門等,見證著這座古鎮 千百年來的輝煌與辛酸。邱毅說道:“自唐朝開始,這個地方就是一個軍事戰略貿易方面非常重要的基地。閩安古鎮,融合了戍臺文化、 軍事文化、海絲文化,所以這里除了具有極高的旅游價值外,歷史方面的文化價值,以及軍事重要性,是不言而喻的。”

來到閩安古鎮的第一站——閩安協鎮署外,陳悅激動不已地說道:“這個協鎮署令人心潮澎湃!它的舊址,其實是唐代的巡檢司 衙門,到了清代擴建成協臺衙門。‘協’其實意指在清王朝綠營部隊的‘鎮’下面的一個建制單位,就是‘協’。一般由副將級別軍官統 帥,鎮的指揮機構稱為鎮臺,協的指揮機構就俗稱協臺。”

始于宋代的協臺衙門建筑,其獨特的木質結構藝術風格,是古代官府建筑不可多得的代表作之一,如今已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 更是中國重要的戍臺文化的代表文物之一。

來到協臺衙門的正廳,磅礴氣勢頓顯。畫有紅日和海潮的大屏門,瞬間映入眼簾。帶有中華文化的紅漆,涂滿了天花板與廳內的 大木柱,一眼望去,擎天立地,熠熠生輝。

走在衙門內的石道上,院內不乏郁郁蔥蔥的千年古樹,一部歷經千年的民族英雄史詩,也在眼前漸漸浮現。

戍臺文化活化石
這里孕育了無數戍臺世家

“貢船浦彎彎貢船浦長,千年流水閃呀閃銀光,要問貢船浦在哪里,就在閩江下游閩安鄉”。這首流傳在閩安鎮里的童謠,描述 了閩安靜謐的時光,也唱出了千年前古鎮的模樣。

如今在這里,除了具體的歷史遺跡值得一看外,那些曾經保家衛國、可歌可泣的歷史更是值得好好品讀一番,這些統統紀錄在協 臺衙門內的文化展廳里。

邱毅介紹:“這里除了是千年來的重要戰略基地,也是在大陸去幫助臺灣、去保護臺灣、攜防臺灣不受外族侵侮的一個重要據點 。在明朝萬歷年間,沈有容帶著明朝軍隊與水師,還有閩安當地的子弟兵們,打敗了荷蘭人、西班牙人,也打敗了日本倭寇,在臺灣立下 一等大功。”

邱毅看著展廳墻上的畫冊,指向一個標注為“鄭爺鼻”的地點,繼續補充道:“這位就更有名了。在閩安古鎮里我們看到的‘鄭 爺鼻’,是誰的鼻子呢?其實便是鄭成功的鼻子。”

聽完邱毅的介紹,陳悅表示贊同:“閩安其實就是福州的門戶,當年鄭成功特選此地作為屯兵、練兵之處。而老百姓稱之為‘鄭 爺鼻’的這個地方,實際上就是鄭成功的水師屯泊的地方。后來鄭成功去收復臺灣,他的水師部隊有一大部分就從這里出發。”

隨著邱毅和陳悅的一席話下,一支氣勢雄偉的戍臺隊伍,一位被世人奉為“民族英雄”的鄭成功,似乎穿過了千年時光,撲面而 來,威武非凡。

閩安八將舞
神秘威武的街頭舞者

協臺衙門文化展廳的墻上,有一幅比較特殊的畫像。畫中的八位身著盔甲的將領,正率領眾將士起舞,神秘又威赫。陳悅看了一 會,禁不住發問邱毅:“邱教授,有一個問題。我剛剛突然看到這個場面,感覺像是在臺灣,表演著一個很特殊的舞蹈。據說這個舞蹈的 發源地便是閩安,您知道這種舞蹈嗎?”

邱毅回答:“對。在臺灣的廟會上,一定會有‘八家將舞’,這里叫‘八將舞’。它一開始是清朝護臺、協臺水師里的戰舞,在 開戰時鼓舞士氣。以前很多人以為這個舞蹈的發源地是閩南,現在看起來更像是起源在閩安,后來傳到臺灣經過演變,就成為臺灣民俗里 面的‘八家將’。而且,‘八家將’可不是一般人都可以跳的,它需要經過專業的專人訓練。在這里,我們看到大陸與臺灣之間的民俗文 化,已經緊緊地結合在一塊了。”

說到兩岸文化密不可分的話題時,陳悅興奮地表示:“閩安古鎮很特別,它是大陸跟臺灣之間的一個紐帶與橋梁。在清王朝時期 ,建立了一個班兵制度。所謂的班兵,就是軍隊從大陸出發輪班戍守臺灣。據閩安地方史的資料記載,曾經駐守臺灣的軍隊,就是左右營 。所以我們現在說到臺灣的左營這個地方的時候,其實轉念一想,左營就是個軍事單位里的一個地域名稱,那么這個地區居然跟閩安古鎮 的水師聯系上了。我覺得很有意義!”

邱毅贊同說道:“包含當時在高雄所設的旗后炮臺,也是來自福建船政的軍艦上的火炮停放地。除此之外,臺南的安平炮臺,臺 灣第一個西洋式炮臺,建造炮臺的人就是沈葆楨跟福建船政海軍們。”

虎頭山清軍義冢
令戍臺英雄們落葉歸根

千年閩安,因軍事而興盛,因良港而繁榮,也自此走出過無數風流人物。他們也和我們一樣,俯瞰閩江,醉看時光。

位于閩安虎頭山東北麓,有一座“清軍義冢”。1874年,日軍派兵3500名,艦船11艘入侵臺灣,閩安左右營將士跟隨船政大臣沈 葆楨赴臺驅日,135名為國捐軀犧牲者的遺骸用陶罐運回故地安葬。

說到這段感人至深的歷史,陳悅熱淚盈眶:“沈葆楨在1874年赴臺,曾因閩安將士戰死殉國的事情內心飽受折磨。之后,他費盡 全力將大量在臺灣客死的將士們運回大陸安葬,好令他們落葉歸根。這件事,直到今天想起來,還是令人想要落淚。”

談到沈葆楨,邱毅說道:“世人都知道沈葆楨是船政大臣,但在1874年時臺灣的牡丹社事件中,便是沈葆楨帶領著一眾船政水師 以及船政所制的艦船,前往臺灣保衛家園,成功把日本人趕走了。”

“在戍臺過程里,船政學子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,包含了我們耳熟人詳的嚴復、劉步蟾、魏瀚等人。此外,沈葆楨還對臺灣現代 化的進程做出了卓越性的幫助,所以臺灣發展現代化,跟沈葆楨的關聯是密不可分的。而沈葆楨在帶著船政水師到臺灣去之前,他駐點的 基地就是閩安。”邱毅補充道。

陳悅也說出了自己的見解:“沈葆楨在臺灣跟日本進行對抗的時候,他開始思考,他覺得日本入侵臺灣不是偶然,是因為這個地 區清王朝疏于管轄和開發利用。那一勞永逸之計,并不僅是把侵略者趕走就天下太平了,還需要考慮臺灣的開發和近代化的問題。”

“再就您說的開煤礦,這是他想起來的。因為煤礦可以產生新經濟,從而產生價值。其次,福建船政也需要煤,船政的工廠需要 煤,艦隊需要煤,如果在福建對面的臺灣開出一個煤礦,那么福建船政的需求就有了保證。最后一點就是撫藩,行政要一直施展到整個高 山族的聚集地里,令所有人都知道臺灣島興旺起來了,這樣才真的可以保證臺灣永遠不會被外族覬覦。”陳悅補充。

斗轉星移,昔日的戰亂早已遠離,但歷史在此留下的風情依稀還在。如今的我們,也終于不必再有“古來征戰幾人回”的豪情與 唏噓。

邢港
經過了歲月的撫摸,依稀還是當年的模樣

如果說閩安的靈魂在協臺衙門,那么它的精髓一定在邢港。古老街巷代表了這個城鎮古老的過去。

走在橫跨港口兩岸的迴龍橋,被磨得光滑的路面,被風化的石雕,都可以感受到千年歲月。朝港內望去,這里便是最早的“海關 ”領域。

據悉,早在唐朝時期,邢港便因河闊水深的獨道地勢,成為舊時的“海關處”,外國商品往來幾乎都得經過這里,迴龍橋橫跨邢 港河的南北兩岸,連通舊時的閩安水師左右營。


邱毅說道:“邢港曾是一個重要的對外貿易點。聽說舊時曾在此設立海關,而且這里并不只限于國內區域內貿易,還含括了全世 界的貿易,甚至成為世界最大的茶葉出口港。”

陳悅表示贊同地回應:“是的,當時叫巡檢司。這里曾有抽稅的功能,一方面是本國的船,另一方面還有外來的船。”

頓時,陳悅也不免感嘆道:“歲月滄桑,以前這里曾盛極一時,現在雖然已經失去往日的功能,不過這條迴龍橋還在。它是唐朝 時建的石橋,橋上每一個橋墩都像是經過了歲月的撫摸,依稀還能看出它當年的樣子,有的像寶瓶、有的像海獸。”


古鎮相對于都市來說,像是另一個世界,也像是一臺時光機。置身其中,便仿佛忘記了時間,也隔絕了一切喧囂。

海絲文化
閩安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

知曉了閩安的歷史,便領悟了閩安悠深的千年文化,更不難看出海上絲綢之路對閩安至關重要的影響。從軍事要塞到千年古鎮, 日光的余暉從這里升起又降落,東西方貿易的窗口也在這里,開始打開。

陳悅說起:“過去的閩安是非常繁榮的,因為這里是整個福建的貿易口岸,所以它不僅在軍事及戍臺上發揮了作用,它在整個福 建的對外貿易上,更扮演了關鍵的角色。所以我們看閩安的歷史,它很有趣。漢朝時期,南邊藩屬國要向大漢王朝進貢時,他們的貢船從 海路過來之后,就必須要在閩安接受檢查,再上岸去往陸路,往長安送去。”

“所以可以想象,在中國大航海時代,閩安曾經扮演著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。它是海絲文化中不可忽視的關鍵戰略據點,也是中 國東南一個重要的站點,更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一顆珍珠。”

歷史上的閩安絢麗繁華;但今天的閩安,仍舊繽紛有味。在歷經歲月的打磨下,越發深邃而精彩。


行走在如今的閩安古鎮里,不禁有種穿越時空的錯覺。既有高樓林立的新城,也有古老的建筑群。

邱毅表示:“海絲文化的發源跟閩安古鎮有非常密切的關聯,我們除了撫今追昔之外,還要前瞻未來。而談到海上絲綢之路,便 不得不提到整個船政里面的關鍵,就是馬尾造船廠。據說,當時整個船政的經費大多都來自邢港。”

陳悅回答:“船政最開始創建的時候是四十萬兩白銀,每個月是五萬兩銀子的運營經費,一年六十萬兩銀。這筆錢從哪里來的? 其實就來自閩海關的稅收,那閩海關的稅收又是從哪里來的?我們出口茶葉,包括我們從進口物資中抽稅。所以一帶一路也好,海上絲綢 之路也好,它里面有一個環節就是貿易,富國以后才能強國,船政工業化的建設之所以能建立起來,是跟貿易的興起,是跟國家富了以后 有關系的。”


邱毅也有感而發:“我記得在1996年時,馬尾造船廠其實已經資不抵債,當時很多人都說不如直接將馬尾造船廠淘汰,把它關了 。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關心下,馬尾造船廠又奇跡式的復活了。傳承歷史其實是一個縮影,既是中國國力的縮影,也是中國百年戰略里一個 大的縮影。它的騰飛、它的崛起就驗證了一帶一路的倡議,是一個無比正確方向。”

一百多年前,福州馬尾的三江之上,塑造了中國近代歷史上的一座里程碑;一百多年后,斗轉星移,馬尾仍是中國船政文化的發 祥地和近代海軍的搖籃。

一所船政學堂,淬煉了無數海軍將領。
無數海軍將領,折射了中華民族獨有的神韻。
那些永垂不朽的船政文化,在這座城里被孕育。
這座城,綿延如一條長河,川流不息。
那些經過的路線、抵達的地點,
加起來就是半部中國近代史,
加起來就是那個不該被忘卻的名字:馬尾。

到這里,由中共福州市馬尾區委宣傳部、華人頭條共同合作,并邀請臺灣知名學者邱毅領銜共同打造的《邱毅帶你懂船政》專題 節目也就結束了……


這六集,不算長,也不算短。

縱觀船政的前世今生,是先人們孜孜不倦的民族精神,是一個時代之下的宏偉史詩。震撼之余,便是反思。過去既未來,在過去 中反思將來,是我們走進歷史的緣由。在或短或長的故事中,古老的一切都在因為我們試著重新走進它,而變得年輕變得風華正茂。

這六集,既是《邱毅帶你懂船政》系列節目對于時代的發問,更是身處于時代之中,對于未來的不斷思量。如果您看到這里,很 感謝您。但愿先烈們所留下的一切,都能演變成現代一場場引人入勝的文化大思考。

极速快乐十分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