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訊動態

NEWS CENTER

當前位置:首頁/資訊動態

《邱毅帶你懂船政》之五:近代中國海軍的精神圣地

【2019.09.24】

2019.9.24 八月廿六
福州●馬尾
昭忠祠
青山埋忠骨,熱血照千秋
一段段歷史在眼前展開
一位位英雄在腦海浮現
......
中國船政起步發展階段
歷經磨難
也催生英雄

青山埋忠骨,熱血照千秋。一段段歷史 在眼前展開,一位位英雄在腦海浮現。中國船政起步發展階段,歷經磨難,也催生英雄。《 邱毅帶你懂船政》是由中共福州市馬尾區委宣傳部、華人頭條共同合作,并邀請臺灣知名學 者邱毅領銜精心打造的一檔歷史文化類專題節目。該專題節目第五集特邀中國海軍史專家陳 悅、福州馬江海戰紀念館館長王曉芹女士,一同走進中國近代海軍英烈紀念專祠——馬尾昭 忠祠。

銘刻英雄記憶,讓歷史照亮未來。

悼忠魂:為國捐軀的鐵血男兒



130多年前爆發在馬尾的那場海戰,是 國人心中一段傷痛的記憶。站在昭忠祠的紅墻外,邱毅感嘆說道:“從船政學堂畢業的人才 ,分別投入了中國歷史上兩場非常關鍵的戰役。一場是在1884年的甲申海戰,又叫做馬江海 戰;另外一場是1894年的甲午海戰。而在這兩場海戰里面,中國都輸了。從船政學堂走出的 這些人才們,大多都成了殉國的先烈。這里是中國第一所紀念海軍烈士的專祠——昭忠祠。 ”

1885年1月8日,為紀念馬江海戰中死去 的將士,署理船政大臣張佩綸奏請清廷建昭忠祠。

1922年10月8日,時值甲午海戰紀念日 ,時任海軍總司令藍建樞督同福州船政局局長、海軍輪機中將陳兆鏘將甲午死難將士牌位入 祀昭忠祠,至此,甲午海戰英烈在這里找到歸宿。



如今,這座中國第一所近代海軍英烈紀 念專祠,已經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無數追憶中國海軍史的人紛紛拜訪此處,因為這里 寫滿了近代海軍將士英勇抗敵、為國捐軀的壯麗詩篇,更凝聚著以愛國自強、不畏強敵為核 心的中國船政精神。

憶海戰:梁上高掛“碧血千秋”


1884年8月23日,光緒十年七月初三。 福州馬尾,臺風剛過,碧空如洗,江面上風平浪靜,實則暗流涌動,一場危機即將到來。

早在一個月前,法國軍艦就在孤拔率領 下進入馬尾軍港,清政府卻命令船政水師各艦:“不準先行開炮,違者雖勝也斬。”法國軍 艦在馬尾軍港經過精細的偵查,占據了有利地形,做好戰爭的一切準備之后,1884年8月23 日向閩浙總督發出戰書,但是由于福州至馬尾的電報通訊突然神秘中斷,船政水師未能及時 得到消息。精通法語的船政工程師魏瀚被派乘船到馬尾對岸的閩海關打探消息,何璟卻愚蠢 昏聵地向福建船政水師封鎖了消息,命精通法語的福建船政著名工程師魏瀚乘船前往法方, 要求延至次日開戰。



而法國艦隊旗艦“窩爾達”號看見中國 方面駛來一船后,認為是中國軍艦來襲,立即向中國艦隊開火,馬江海戰爆發。望著紀念館 梁上高掛的一方由薩鎮冰所題的“碧血千秋”金字匾額,邱毅感傷地說道:“這場馬江之戰 ,半個小時內就結束了,福建船政水師幾乎是全軍覆沒。但是在這場戰役中,忠勇殉國的烈 士精神是值得世人敬佩的。而在幾年后的甲午大海戰中,中國又輸了,北洋水師幾乎全軍覆 沒。在北洋水師參加甲午大海戰的12個艦長里,有11位都是船政學堂的畢業生。其中還有九 位是船政學堂第一期畢業生的同學,他們一樣的碧血千秋。”



感受著先烈們甘愿用鮮血換得國家千秋 萬代的精神,陳悅發表了對中國海軍的看法:“在這兩場海戰里,中國的海軍將士們集中地 突顯了兩個字,就是:不屈。在甲午戰爭中,很多艦長原有生還的機會,但是寧可不去生還 也要選擇蹈海赴死。這意味著,中國軍人是有氣節的,中國的海軍將士明知道得不到支援, 明知道他的武器、火力、船艦都不如對方,但是仍然為了保家衛國,勇敢地付出自己的生命 。”

邱毅分析認為,馬江海戰的天時地利, 實際上對福建船政水師有利。馬尾港易守難攻,陸地上有七座炮臺,多是向德國重金購買的 克虜伯大炮。“如果那個時候采取先發制人,沉船、堵江,堵掉法國遠東艦隊的退路,或許 就能取勝。”

末了,邱毅頓了頓不由得再次感嘆:“ 左宗棠所建立的海軍大夢,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,好不容易有了成果跟光景,可這些精英幾 乎都在這兩場海戰中為國捐軀了。”



惜英烈:一片丹心照汗青
陳英——今日之事,有進無退!

1884年8月23日下午1時56分,法國艦隊 全線開火,馬江之戰爆發。戰斗伊始,福建船政水師的揚武號巡洋艦遭到法國戰艦炮擊,在受 到沖撞后失去戰斗力逐漸沉沒。伏波號炮艦遭到襲擊后逃離。看到這些,福星號管帶陳英對 著船員們呵斥:男子漢食君之祿,當以死報之!今日之事,有進無退!我船銳進為倡,當有繼者, 安知不可得勝?

最后,一發炮彈擊中了他的胸口,犧牲 時年僅28歲。


陳悅說道:“在狹窄水域,火炮的射程 幾乎是百發百中,甚至不需要瞄準。看到這段歷史我很感動,其中有一段是關于海軍官兵們 ,他們內心明知這是一個悲劇,有一些甚至在給自己父母親朋的家書里面寫道,這場海戰我 可能要為國犧牲了。說明在戰前他們已經有了最悲觀的一種判斷,明知道會犧牲,但是為了 這個國家,我必須要在這里待著。”

呂翰——酬我志者,此也

1884年7月,法艦隊侵駐馬尾,對福建 水師形成嚴重威脅。身為教官的呂翰,積極請求參加抗擊法國侵略軍,被委任統帶福勝、建 勝兩艦,駐節建勝艦。他登艦撫炮而笑曰:“酬我志者,此也。”

戰前,呂翰將母親、妻子遣送回廣東, 并預立遺書:“翰受國恩,見危授命,決不茍免。”決心與法軍血戰到底。

8月23日,馬江海戰爆發。由呂翰率領 的建勝和福勝兩艦奮勇還擊。戰斗中,他短衣仗劍,冒炮火指揮作戰,最后面額中彈,血流 滿面,年僅32歲。

“呂翰是船政學堂招收的第一批外堂生,后來在馬江海戰中壯烈犧牲了。”行至馬江之戰殉 國英烈紀念館內,邱毅望著墻上呂翰的畫像說道。



王曉芹館長也補充道:“其實在馬江海戰爆發前,呂翰曾有一個出差的機會,能夠離開馬尾 。但他知道中法戰爭爆發在即,他便放棄了這個機會,寫下一封家書給他的兒子,在家書上 提到這么一句:見危授命,絕不茍且。”



“所以他明知這場海戰必死無疑,他卻仍然不畏懼。這也就是陳悅老師剛才提到的中國海軍 的不屈精神。”邱毅感嘆。

許壽山——留著一尊實彈炮,等待最后一搏

馬江海戰開始后,振威艦管帶許壽山,砍斷錨鏈應戰,迅速反擊,并冒著炮火登上望臺指揮 。法軍集中3艘軍艦的火力攻擊頑強抵抗的振威艦。



振威艦船身多處中彈,遭到重創,輪葉被擊毀。最后關頭,振威號開足馬力向法艦德斯丹號 沖去,意欲同歸于盡。法艦費勒斯號急忙以側舷炮攔擊。振威艦鍋爐中炮爆炸,船身開始下 沉。許壽山仍繼續指揮頑強奮戰。

邱毅說道:“許壽山也是船政后學堂的第一期畢業生,他在整個馬江海戰的過程里面,以一 敵三。在船即將沉沒時,還拼著一口氣向敵軍開炮。”

陳悅表示贊同:“他當時統率的船叫做振威號,在江對岸,面對著三艘法艦。振威號是中方 三艘軍艦中最小、最弱的一艘,所以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地就被法國軍艦擊毀了。振威艦在 下沉過程中,有兩件事讓法國人印象深刻。一是他將軍艦上已經殘破的那面龍旗換成一面嶄 新的龍旗,以示不屈;二是在最后關頭,從船上發出了最后一枚炮彈,表示我們是能打的, 只是因為種種條件,把我們捆綁住了,但這并不表示我們不英勇,并不表示我們不會戰斗。 ”

最后,32歲的許壽山與大副梁祖勛被敵艦機關炮擊中,壯烈犧牲。

鄧世昌——人誰不死,但愿死得其所爾!

昭忠祠是馬江海戰烈士的埋骨之地,也是甲午死難將士牌位入祀之所。說到甲午海戰,第一 個讓人想起的就是鄧世昌。

鄧世昌屬于中國最早的一批海軍軍官,曾是清朝北洋艦隊中“致遠”號的管帶(艦長)。 1894年 9月17日在甲午海戰中壯烈犧牲。



“我們談到甲午海戰,就會談到一句話,一校一級戰倭奴一國。在甲午海戰的12位艦長里, 有11位都是船政學堂的畢業生,其中9位是第一屆的畢業生,尤其是鄧世昌。”邱毅介紹。

陳悅表示:“他是中國海軍的軍魂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甲申跟甲午兩場海戰雖然失敗了,但 這一個個壯烈事跡及英雄人物,共同襯托出中國海軍的精神高地。昭忠祠,是中國有史以來 第一個海軍烈士專祠,兩場海戰烈士都在這里供奉。實際上這個地方就是中華民族的海軍圣 地。”

“每一個中國人,不管是在大陸或者臺灣,都把鄧世昌當成是海軍的軍魂。船政學堂有一部 分,在1949年以后遷到了臺灣高雄的左營,成立了海軍軍官學校。在那里,所有人都認為海 軍的軍魂就是鄧世昌,他也是每一個海軍要效仿的標桿。”

聽完陳悅的介紹后,邱毅表示:“不管是劉步蟾、林泰曾,或者是鄧世昌,他們的精神都是 艦存人存,艦亡人亡。與艦共存亡,這就是精神。今天新中國的海軍,在世界名列前茅,從 甲申、甲午兩場海戰中總結出的經驗十分可貴。海軍的精神,中國人的精神,正是今天強大 中國,實現中國夢的最好基礎。”



羅星塔下,山海之間,硝煙早已散去,但那一幕幕歷史不可忘卻。

歷史,是映照現實的鏡鑒,更是啟迪未來的教科書。穿越百年歷史,我們觸摸那逝去的歷史 ,感受海戰英雄的精神。先烈九泉應笑慰,擎旗自有后來人!

极速快乐十分遗漏